• 工作总结
  • 工作计划
  • 心得体会
  • 述职报告
  • 事迹材料
  • 申请书
  • 作文大全
  • 读后感
  • 调查报告
  • 励志歌曲
  • 请假条
  • 创先争优
  • 毕业实习
  • 财神节
  • 高中主题
  • 小学一年
  • 名人名言
  • 财务工作
  • 小说/有
  • 承揽合同
  • 寒假计划
  • 外贸信函
  • 励志电影
  • 个人写作
  • 其它相关
  • 生活常识
  • 安全稳定
  • 心情短语
  • 爱情短信
  • 工会工作
  • 小学五年
  • 金融类工
  • 搞笑短信
  • 医务工作
  • 党团工作
  • 党校学习
  • 学习体会
  • 下半年工
  • 买卖合同
  • qq空间
  • 食品广告
  • 办公室工
  • 保险合同
  • 儿童英语
  • 软件下载
  • 广告合同
  • 服装广告
  • 学生会工
  • 文明礼仪
  • 农村工作
  • 人大政协
  • 创意广告
  • 您现在的位置:六七范文网 > 创先争优 > 正文

    红色娘子军女主 从女特务到《红色娘子军》

    来源:六七范文网 时间:2019-01-18 04:21:29 点击:

      诞生于20世纪60年代的彩色电影和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在此后40多年间常演不衰,风靡神州,家喻户晓,成为伴随几代中国人共同成长的历史记忆。那么,它与我国革命斗争史上真实的女子军特务连究竟有何关联,又是怎样创作出来的呢?
      
      冯白驹创建女子军特务连
      
      20世纪30年代,位于琼崖东部万泉河沿岸的乐会、万宁、琼东地区,成为当时琼崖革命的中心,除了中国工农红军第二独立师三团在此频繁活动之外,中共琼崖特委、琼崖苏维埃政府、独立师师部等重要机关都设在这里。但这一带及其周围的琼崖妇女,不仅深受封建“政权、神权、族权、夫权”的压迫,而且不少人还肩负着繁重的家庭担子。男人们有的出海捕鱼去了,有的到南洋打工去了,有的被迫充军去了,撇下女人在家,既要忙农活,又要持家务。这种特殊的社会状况,磨练了她们吃苦耐劳的顽强毅力,造就了她们的独立意识和反抗精神。
      鉴于此情,为了发扬妇女的革命精神,使琼崖革命更加广泛深入,红军第二独立师三团奉中共琼崖特委书记冯白驹的指示,于1931年3月下旬在驻地各乡村张贴了招募女兵的告示:“英雄的经过考验的乐会妇女们,拿起枪来,当红军去,和男人并肩作战……”
      顿时,被万泉河水滋养长大的20岁左右的姑娘媳妇,纷纷前来报名参军。3月26日,在中共琼崖特委主持召开的全琼工农兵第三次代表大会闭幕式上,“乐会县赤色女子军连”宣告成立。
      后经冯白驹和中共琼崖特委主要领导成员研究决定,扩编“乐会县赤色女子军连”,将其纳入红军第二独立师的建制,并于5月1日组建了中国第一支妇女革命武装――女子军特务连,隶属于独立师第三团。女子军特务连共103人,除两名年纪较大者和庶务、挑夫及一名13岁的小号兵外,其余都是女青年。连长庞琼花(后为冯增敏),指导员王时香。连长、指导员穿蓝色粗布做的大襟衣、长裤,扎腰带,佩短枪。该连下辖3个排,一排长冯增敏(后为卢赛香),二排长庞学莲(后为李昌香),三排长黄敦英(后为曹家英)。每排3个班,每班10人。连部编有传令兵、旗兵、号兵、庶务、挑夫和膳食员。排长以下指战员穿大襟衣、短裤,系子弹袋,携长枪。官兵头戴列宁帽,挎一个椰壳做的水壶,背一顶写有“女子军”字样的海南竹笠,佩一个用白布缝制成“女子军”字样的袖章。
      关于组建“红色娘子军”的由来,后来冯白驹在《关于我参加革命过程的历史情况》一文中说:“关于娘子军的问题,我们所以编组娘子军,在当时的指导思想,是为了表扬和发动海南妇女的革命斗争。我们认为海南妇女参加革命斗争的积极性是很高的,1927年到1928年的革命高潮,不少妇女同志和群众参加暴动,英勇地向敌人冲锋,不怕牺牲;革命低潮后,敌人的白色恐怖是那么异常厉害,但还坚持工作,敢于和我们工作同志联系,接洽和掩护工作同志。有些比男同志还好,丈夫反动的带领我们打死他,甚至丈夫反动的,在夜间和丈夫睡觉时,自己用刀子杀死丈夫,逃出参加革命。”“在部队中,卫生员、炊事员均是女同志,工作不怕艰苦,部队行动时要挑重担子,部队宿营休息,她们要挑水、捡柴、做饭,坚持工作,不怕辛苦。卫生员不仅要照顾伤病同志,到处采药,且在作战时,也跟武装同志上火线,抢救带伤同志。在各机关,在后方工作的女同志,对工作很负责,积极肯干。同时,她们纷纷提出要求,参加武装,拿枪杀敌。我们根据这些情况,为了发扬妇女同志的英勇革命精神,鼓励妇女同志更进一步参加革命斗争,同时适应她们热烈参加武装、拿枪杀敌的要求,我们便决定组织娘子军。”
      
      英雄花血染万泉河
      
      女子军特务连稍经训练即投入战斗。
      1931年6月,因乐万苏区经常遭受国民党乐会县“剿共”总指挥陈贵苑的骚扰。红军第二独立师三团便决定消灭这股敌人,女子军特务连也奉命配合主力参战,布阵于通往苏区机关所在地的要道上。6月26日,红三团团长王天俊带大队人马佯装离开乐会四区,向万宁方向挺进,留下女子军特务连守卫苏区。
      当晚,红三团悄悄地撤回来,埋伏在从中原墟通往苏区机关驻地的沙帽岭密林中。陈贵苑探知苏区机关兵力空虚的情况后,当即于6月27日率敌200多人分两路直扑乐会四区革命根据地。一进入女子军特务连阵地,敌人发现自己的对手果然是清一色的年轻女兵,顿时喜不自禁。纷纷怪叫着冲上来。陈贵苑挥动手枪喊道:“弟兄们,都是女的,谁抓到就给谁做老婆!”这样一来,敌军盯着山岭上的“红军妹”,只管一个劲地往前冲,也顾不得开枪射击了。女子军特务连按作战计划边打边往沙帽岭峡谷的密林里跑。敌军不知是计,穷追不舍,很快进入红三团主力的伏击圈。
      女子军特务连的小号兵忽然吹响了嘹亮的冲锋号,随即杀声震天,红军主力从密林中包抄过来,把敌人打了个措手不及,顿时乱作一团。红军仅用一个多小时就结束了战斗,毙、伤敌军20多人,活捉了陈贵苑等70余人。女子军特务连因此而名扬琼崖全岛,被当地人誉为“红色娘子军”。
      1932年春,女子军特务连连部和两个排奉命调往琼东四区红军第二独立师师部执勤,编人红一团建制。留在乐会四区红三团的一个排,不久扩建为女子军特务连第二连,编制为两个排,约60人,由黄敦英、庞学莲分别担任连长和指导员。这年8月2曰,在国民党第一集团军警卫旅3000多人的猖狂进攻下,为了掩护中共琼崖特委、琼崖苏维埃政府、红军第二独立师师部和军政学校学员、红一团主力从牛探岭、苦瓜山向母瑞山安全转移,驻独立师师部的女子军特务连和红一营奉命留下在马鞍岭狙击敌人。当晚,女子军特务连和红一营打退了敌人的一次次疯狂进攻。子弹快打完了,连长冯增敏就要求全连战士每人留下一颗子弹以备自杀之用,其余的集中起来交给被称为神枪手的大娥。尽管大娥弹无虚发,一枪打死一个敌人,但由于火力太弱,敌人还是冲上来了,冯增敏便和战士们一道举起石头向敌人砸去。在此危急关头,红军阵地上突然响起激烈的“猪笼机”枪声,原来是师长王文字带人赶来救援了,并命令已完成狙击任务的女子军特务连迅速撤出马鞍岭阵地。女子军特务连第二班继续留下掩护其他人撤退。全班8位战士顽强抗击,弹药没有了,她们就与蜂拥而来的敌人展开了激烈的肉搏战,最后全部壮烈殉国。深夜,当冯增敏带着一个班的战士返回马鞍岭接应二班时,敌军已经撤走,战场一片死寂。冯增敏后来回忆说:“借着朦胧的月光,我们看见朝夕相处的8位姐妹,横七竖八地躺在被炮弹反复耕耘过而仍然散发着火药味的土地上。她们的衣服被枪弹撕得稀烂,不该裸露的女儿身上凝结着殷红的血迹……”   8月10日,乐万苏区突遭敌军5个营兵力的进攻,红三团和女子军特务连第二连奉命在文魁岭狙击敌人。战斗异常激烈,红军损失惨重。强渡万泉河时,女子军特务连第二连十多名战士英勇牺牲,鲜血染红了万泉河水……由于红军在第二次反“围剿”战斗中失利,女子军指战员大部分牺牲,一部分失散,连长、指导员等被捕入狱,女子军第一、二连先后解体。
      
      周恩来关怀《红色娘子军》
      
      1953年的一天,在北京马列学院进修学习的原琼崖纵队干部王雁秋有幸受到政务院总理周恩来的亲切接见。在听取丁女子军特务连有关情况的汇报后,周总理激动地挥着手对王雁秋说:“琼崖女子军是世界革命的典范,要拍电影。”
      转眼到了1957年。打成右派并被勒令转业的中南军区(现广州军区)创作研究室专业作家梁信来到海南岛散心,又见到了闻名全国的红色娘子军的老战士,与昔日的战友重逢。在参观革命英烈纪念馆时,当年女子军特务连战斗生活的照片让他精神上受到很大的震撼,也瞬间点燃丫他的创作激情。他决定创作一部有关女子军特务连战士的作品,以使其英雄事迹被后人世代相传,激励更多的人为社会主义新中国的繁荣富强而努力奋斗。
      在采访收集了大量的第一手资料,又经过充分的酝酿构思之后,他在招待所里连续奋战四天四夜,一气呵成写出了电影文学剧本《琼岛英雄花》。经过修改后,他便将剧本打印稿寄往全国各电影制片厂,希望这部作品能够走上银幕。结果寄出去的稿子大多如泥牛人海,杳无音信,令他大失所望。他事后得知,因为这个剧本中涉及英雄人物的恋爱等问题,八一电影制片厂在审读剧本时有人提出反对意见,遂打消了投拍的意愿。
      就在梁信开始淡忘此事的时候,某天他突然收到了一封上海天马电影制片厂的来信。打开一看,原来是因拍摄《女篮五号》而蜚声影坛的导演谢晋写来的,信中说天马电影制片厂有意拍摄电影《琼岛英雄花》,因此约作者前去商量修改剧本等有关事宜。梁信欣喜万分,立即赶赴上海,与谢晋一道对剧本作了进一步加工润色,使剧中的吴琼花、洪常青和南霸天等艺术形象更具感染力。按照谢晋的意见,该剧本更名为《红色娘子军》。
      1960年,到北京出席全国第一次民兵代表大会的原女子军特务连第二任连长冯增敏,受到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中央领导人的亲切接见。为了表彰女子军在中国革命斗争中的功绩,毛泽东主席亲手授予冯增敏一支苏式自动步枪和100发子弹,以至这位在战争和苦难面前从不流泪的女英雄,禁不住热泪盈眶,激动得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而毛主席则慈祥地微笑着,然后慢慢地举起了一只大拇指说:“你很不简单呀。”
      从报纸上看到上述新闻报道后,导演谢晋和主演祝希娟等演职人员倍受鼓舞,更加勤奋工作,很快于1961年拍摄完成了彩色故事片《红色娘子军》。该影片一经上映,便好评如潮,并在我国第一届大众电影百花奖评选中一举夺得最佳故事片、最佳导演、最佳女演员和最佳配角4项大奖。此外,该影片还荣获印度尼西亚第三届亚非电影节最佳男演员奖,在国内外产生了广泛的影响,成为新中国彩色电影的扛鼎之作。
      随后,北京舞蹈学校实验芭蕾舞团(中央芭蕾舞团前身)遵照周恩来总理关于“要创作革命题材的舞剧”的精神指示,在同名电影的基础上改编创作了现代革命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当该剧在北京天桥剧场进行彩排时,周总理也应邀前来观看。他看完戏后高兴地说:“我的思想比你们保守啦!我原来想,芭蕾舞要马上表现中国的现代生活恐怕有困难,需要过渡一下,先演个外国革命题材的剧目,没想到你们的演出这样成功。我们国庆节就用这台戏来招待外宾。”周总理还当场决定,该剧的首场演出要放在人民大会堂小礼堂,剧组全体人员为之欢呼雀跃。1964年9月29日,该剧在人民大会堂小礼堂正式演出,赢得了中外来宾的热烈称赞。紧接着,该剧组全体人员又南下广州等地巡回演出,同样深受广大观众的热烈欢迎。10月8日,毛泽东主席在北京观看了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后,高兴地对大家说:这出戏“方向是正确的,革命性是成功的,艺术上也是好的”。
      1994年,现代革命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被评为“中华民族二十世纪舞蹈经典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