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城事 > 两性 > 正文

为什么_"游醉三百年,追问时间不可见的美" 申城四个展览的艺术时间线

原标题: 视频|游醉三百年,追问时间不可见的美

“游醉三百年,追问时间看不见的美”,这似乎是玩了一个文字游戏,却是魔都正在进行中的四个展览,分别是:“沉醉——杨勇画展”,“欧洲300年经典油画展”,“觉知超限——对存在与时间性的言说”以及欧洲绘画展“不可见的美”。把这四个展览放在一起说,看似风马牛不相及,却从中看到两条时间线的发展:一条是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另一条则是欧洲艺术尤其是绘画艺术的发展。

沉醉

杨勇,是一位帅气的中国当代艺术家,曾被陈丹青评价神似旧时张国荣。他的个展举办更像一场新中式的派对。把茅台、红烧肉放在精致的画框里,挂在墙上,灯光那么一打——竟然有一种想买回家好好欣赏的冲动。好酒配好菜,杨勇可能是画家当中为数不多地对作品装裱、灯光如此考究的艺术家。一幅画如何令人心动,杨勇对于画框的选择和灯光的要求可以说是教科书级别的。展览被打造成一个沉浸式的戏剧性空间,而这一幅幅画就像是聚光灯下的主角,每一组画又构成了属于它们的故事。

看完杨勇的个展,再来看“觉知超限”还挺有意思的。“觉知超限”的参展艺术家们可以称得上杨勇的前辈。杨勇的绘画具有当代性,同样这些作品拥有着讨人欢喜的美——一如人们喜欢安迪沃霍五颜六色的易拉罐。而“觉知超限”的作品却会让观众陷入“看得懂和看不懂”的循环讨论中——单单一面墙上的前言,读了几遍,也可能让观众“愤怒”地来一句:“说人话。”

《过去·未来》

即便如此,不可否认,“觉知超限”是一个非常具有力量的当代艺术展。

余友涵、张羽、王南溟、宋冬、石晋华、李华生、秦冲、周洋明、孙良、徐红明、张健君、任戬等12位参展艺术家,在中国当代艺术界来说也是相当有份量。而展览传递出来的这种力量并非来自艺术家,而是时间。艺术家、本次展览的策展人张羽从1991年开始用指印创作,也是他对“水墨”与“抽象”的解构和突破。艺术家石晋华是一位“走铅笔的人”,他每次要花2小时15分钟的时间用铅笔在白墙的特定区域来回画线条,走完六次就能涂满墙面一次,经过20年走满60次,在同一墙面堆叠10层的铅笔线条,才算完成这个行为艺术。

这样的意义何在?“考验行者的生理与心理之间的平衡,也将艺术家创作的过程与个人修行叠合为一,将无形的生命业力转化为一道道有形的笔迹,完成了一次又一次艺术家个人的修行与忏悔仪式,在笔与线的行走间完成心灵的救赎与转化。”秦冲的装置《过去·未来》创作于2002年,是将纸的一端以火燃烧后留下自然痕迹,再将这些纸卷成大小不同的纸筒,形成错落有序的视觉空间,呈现出一种虚幻的仪式感,“这是将日常经验转换为一种艺术创造,是具体的也是抽象的。”值得一提的是,这次展览的作品大多呈现了艺术家创作的过程,有助于观众去更好地了解作品,创作过程本身也是作品呈现的一部分。

早在20世纪初,杜尚便推翻了绘画的历史逻辑,彻底打破了艺术的边界,开启了当代艺术之路。二战后仍旧执着于绘画的艺术家,面对的是艺术应该何去何从,而新世纪的艺术家已不再拘泥于某种艺术形式,他们踏着前人走过的路,不断重新定义或者打破艺术的边界。

《鞋子——奔跑的上海》

马塞尔·杜尚奖艺术家主题展上,米歇尔·布拉吉的《鞋子——奔跑的上海》显得非常特别,同样探寻了时光流逝、生命与自然的轮回和消亡。艺术家在征集来的鞋子里种上附近公园、马路边移植来的植物,变成另类盆景。这些鞋子反映出不同城市人的审美和生活习惯,而这些“盆景”在展览期间将在观众眼前逐步演变,不可预测。

不可见的美

“不可见的美”是由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与法国鲁昂美术馆联袂推出,汇聚了19位艺术家的44组件作品。展览沿着20世纪40年代抒情抽象主义到90年代几何抽象主义在欧洲的发展脉络,来思考个体创作与时代背景的关联,展示了二战之后欧洲艺术家们的自我探索之路。

欧洲300年经典油画

徐家汇新空间正在展出的“欧洲300年经典油画”则以53幅风格迥异的西方油画作品呈现了跨越3个世纪的欧洲油画史,从巴洛克到洛可可,新古典主义、浪漫主义再到印象派,一系列风格流派的激变,共同演绎了17世纪到20世纪西方艺术走过的变革之路。该展向观众提供了一个深入了解欧洲原画作的机会,作者来自于德国、比利时、法国、西班牙、瑞士等欧洲各地,呈现一片田园景色及浪漫风情的欧洲文化。若是把“不可见的美”和“欧洲300年”一起看的话,那对于欧洲绘画史就有了一个比较全面的印象和了解。



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长沙便民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5-2020

本站提供内容仅供参考,使用前务请仔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