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城事 > 两性 > 正文

正确分配5个居民 [500万亿居民财富分配生变:人们更愿意投资房产]

500万亿居民财富分配生变:人们更愿意投资这些领域

经济观察报 记者 黄蕾 大约500万亿元居民财富,有着怎样的构成,发生着怎样的变化?

据海通证券估算,截至2018年末,我国居民的总资产规模达465万亿人民币。

按照2016-2018年居民财富规模复合增速12.5%推算,2019年我国居民财富或可达500万亿元。

虽然当前,我国居民财富构成当中房地产仍占主导,但与的占比差距总体上呈收窄趋势。即便如此,相较于美日韩三国的居民财富配置,我国的居民财富仍然过于集中在房地产,而、基金及保险的配置偏低。

变化还在发生。长江商学院9月份发布的《2019年投资者情绪问卷调查三季度报告》显示,今年4月底到8月底,国内更多的投资者看好房地产,对和地产的估值更加有信心,更有意愿投资A股、地产、基金以及银行。此外,投资虚拟货币的意愿也比此前强烈。

海通证券分析师姜超认为,结合国内外的经验不难发现,不同资产的收益表现很大程度上影响着居民财富的配置,因此,未来居民财富配置的结构变化,直接原因要看资产的收益率表现,而追根究底则要看政策方向与经济增长的模式。

配置结构:房产占比大

过去几年,我国居民财富保持较快增长。2008年以前,我国居民资产增速中枢曾达20%左右,2010年之后回落到12%左右,2016-2018年居民财富规模的复合增速为12.5%。据海通证券估算,截至2018年末,我国居民的总资产规模达465万亿人民币。

在这465万亿资产规模中,房地产规模约占70%,金融资产规模约占30%。具体到金融资产构成,存款占据50%以上份额,随后则为保险、银行代客理财、股票、证券投资基金、信托计划权益、债券,占比分别为13.8%,13.1%、6.3%、5.2%、4.6%和0.6%。

纵向观察,从存量角度,我国居民资产中的房地产占比一直高于金融资产,90年代中期以来,随着金融市场的发展和居民意识的提升,我国居民总资产中金融资产占比整体趋升,从1993年的19%提高到2014年的32%,两者差距呈收窄趋势。不过,2015年以后,由于地产刺激政策和房价上涨预期较强,而同期股指高位回落,房地产在居民资产中占比小幅回升,金融资产占比略有下降。

从增速和增量角度,2010年后,相较于此前居民金融资产和房地产增速的同涨同跌,更多呈现出此消彼长的特征。值得注意的是,并非每一年的居民新增资产都是房地产占大多数,2014年新增金融资产占居民新增总资产的比重达55%,首次超过房地产的占比。

与美日韩三国的居民财富配置相比,我国的居民财富过于集中在房地产,而股票、基金及保险的配置偏低。

2018年美国居民的资产总规模达到120万亿美元,其中超七成配置金融资产,房地产占比仅为24.3%,在金融资产构成中,股票和投资基金占比最大,为32.2%,其次为保险、养老金等的23.8%;2017年日本居民资产总规模达到2977万亿日元,其中金融资产占比为63.9%。具体来看,日本居民偏好低风险资产,持有的现金和保险类资产占比分别为32.5%、17.5%,而股票和其他金融资产占比为11.1%和2.7%;韩国居民资产配置与我国较为相似,2017年韩国居民非金融资产的配置占比为62.3%,其中土地与房屋占比达44.2%。而金融资产中,韩国居民偏好低风险资产,持有的现金与存款和保险类资产占比分别为16.2%和11.9%。

海通证券分析发现,美日韩的居民资产配置结构历史上发生过较大转变,比如美国居民资产配置结构经历过从地产到金融资产的转变,其在80年代前后发生变化,主要源于80年代开始美国的一轮长期大牛市;日本则因90年代房市和股市的下跌,使得居民的资产配置偏好从房地产转向金融资产,并青睐低风险资产;韩国房地产配置仍高,则与韩国房价持续上涨有关。

投资市场之变

从上述分析可以发现,影响我国居民财富配置的因素主要有二,一是房地产价格走势及政策动向;二是主要金融投资市场的现状及变动趋势。

尽管房产配置是居民财富配置的压舱石,然而2018年以来房地产调控持续加码,老百姓投资房产的情绪逐渐降温,资金开始流向股市、基金等金融产品领域。

西南财经大学联合发布的《2018中国城市家庭财富健康报告》调查表明,资产水平较高的家庭,往往资产管理意识更强,更青睐高收益高风险资产。我国人均从2000年的0.8万元已经上升到2018年的6.5万元,未来随着居民可支配收入的进一步上升和家庭财富的积累,会有越来越多的居民选择增配证券类的金融资产。

平安证券认为,在房价预期降温背景下,居民资金将更多流入金融产品配置,股票、债券等标准金融产品将在中长期受益于居民资金的流入,特别是核心资产。

2019年初,在政策相对改善以及资金价格下行的背景下,房地产行业融资改善明显,部分楼市过热以及杠杆抬升的现象引起了监管层的关注。4月以来,融资政策收紧出台不断,房地产整体价格面临降温。从房地产融资的纵向变动也能看出,房地产融资下半年面临下行,且从70个大中城市二手房交易价格来看,一线城市房价同比疲软,二三线价格同比增速持续下行。

那么从短期和中期来看,主要金融投资市场情况如何呢?

聚焦三季度,平安证券表示,三季度全球大类资产配置仍以避险资产占优,黄金 美元指数 债券市场 股票市场 国内市场以权益市场占优,股票市场 债券市场 大宗商品。

A股方面,10月10日,上证综合指数达到2947.71点,深证成分指数达到9638.1点,指数达到1666.97点,万得全A指数达到4120.1点,上交所平均市盈率13.82倍,深交所平均市盈率23.94倍,万得全A动态市盈率17.16倍;截至2019年10月9日,我国沪深两市融资余额达到9441.5亿元,融券余额达到127.48亿元,主板资金净主动买入额52.61亿元,创业板资金净主动买入额10.88亿元。目前沪深两市融资余额处于自2014年10月以来的低位,融券余额则处于较高水平。

今年A股市场创业板指涨幅在30%以上,食品饮料、电子、农林牧渔和计算机的年涨幅在40%以上,三季度资金更多涌向新兴行业。

具体到个股,据Wind数据,本年初至10月10日,两市3688只个股中,有2899只个股平均收益率为正,4只个股收益率与年初持平。收益率为正的个股中,5只个股收益率超30%,个股平均收益率最大的为44.03%,绝大部分个股收益率集中在0-1%区间内;平均收益率为负的785只个股中,最低为-14.52%。

债券市场方面,三季度利率波动加大,且季度变动均呈现负值。

2019年10月10日中证指数公司数据显示,国债1年期到期收益率为2.57%,10年期到期收益率为3.13%;国开债1年期到期收益率为2.72%,10年期到期收益率为3.54%;地方政府债到期收益率(AAA)1年期为2.69%,10年期为3.52%;城投债到期收益率(AA+)1年期为3.22%,10年期为4.61%。

基金方面,截至2019年8月31日,我国公募基金净值规模达到138,375.49亿元,公募基金数量达到6,118只;截至2019年6月30日,基金公司公募基金资产管理业务总规模达到13.46万亿元,相比上季度减少0.48万亿元,基金公司专户业务规模达到8.93万亿元,相比上季度减少2.09万亿元,证券公司资管业务规模达到12.53万亿元,相比上季度减少0.74万亿元,私募基金资管业务规模达13.33万亿元,相比上季度增加0.09万亿元。

对于未来,姜超认为,居民对金融资产,尤其是股票、基金等资产配置的提升依然可期。今年以科创板为契机带来的一系列资本市场制度改革,正不断优化我国的金融市场环境。新兴产业的蓬勃发展又将为我国资本市场带来大量的投资机会,给股市长期向好奠定基础。随着告别全民炒房时代,居民财富增配金融资产将是大趋势。



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长沙便民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5-2020

本站提供内容仅供参考,使用前务请仔细阅读